他来时微风甜

时间:2020-07-26 12:02 栏目:小说 作者:有道秀 阅读:

小说《他来时微风甜》的主角是许念园楚翼淮,三三文学网提供他来时微风甜许念园楚翼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他来时微风甜许念园楚翼淮小说是网络作者“笺歌”原创的一本言情类小说,喜欢这本小说的快来看看吧。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他来时微风甜

两天后,学校确认了此次的几个陪同老师,其中一个正是许念园的班主任陈艳楠。

作为一名物理老师,陈艳楠对物理的热爱几乎到了一种极致,当她发现对物理有着很高天赋的许念园的时候,她笃信这个姑娘如果能保持初心,未来一定会在这个领域发光发热。

培训三天之后正式开始,培训的学生除了许念园和陈旭,还有高一和高三的学神。因此,参赛的阵容算不得小。

紧接着,除了正常上课之外,许念园的课余时间皆被“特训”占据。

第一次“特训”是在周五晚上,陈艳楠作为此次比赛的主要负责人,直接把培训的场地安排在了自己家。

进屋后,许念园环顾四周,客厅收拾得纤尘不染,沙发上的抱枕规规矩矩地摆放着,仿佛连角度都是计算好的。

她和陈旭没说话,倒是高一的学弟学妹在一旁窃窃私语:

“陈老师家好干净啊。”

“是啊,就跟样板房一样。”

因为高三课程紧张的缘故,高三年级的学长学姐还未下课,所以陈艳楠一开始就给四人布置了一道“简单”的物理题。

说是简单,高一的学弟学妹却有些无从下手,两人跟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眼巴巴地看着陈艳楠。

陈艳楠递给他们一个鼓励的眼神,继而看向埋头演算的许念园和陈旭,两人几乎是同时完成演算步骤,连得出答案都只差分秒。

她诧异于陈旭的进步,不过也欣慰不已,果然有竞争才会有进步,陈旭和许念园在一起,并不会抹杀他的战斗力,只会一步步激发他的潜力。

至于许念园……

陈艳楠看着眸光清亮,即便得出正确答案也毫不骄傲的女孩儿,心底涌现一股陌生的熟悉感,她真的像极了当年的自己。

特训十点半结束,一个晚上的特训,许念园和高一组的女孩儿周薇薇熟稔起来。周薇薇方才解不出陈艳楠出的题目,在请教了许念园之后,对她生出了许多好感,这会儿正邀请她结伴回家。

“园园姐,我们一起回家吧。”

“我……”

许念园话还没说完,结果周薇薇直接拉住她的手:“我刚问过陈老师了,她说叔叔阿姨今晚有事不能来接你,陈老师待会儿亲自送你回去,你看陈老师都累了一天了……”

许念园张了张嘴,实际上她打车就可以了。

一直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陈旭看到这一幕,默默地背着书包走了,那句“其实你可以和我一起同行”的话彻底咽回肚子里。

既然她有人陪伴了,那他就没必要开这个口了。

特训第一周之后,大家都混熟了。来自高一年级的周薇薇,热情活泼,是个天生的交际能手。她从小学开始便担任班级乃至全校各种活动的主持人,控场能力数一数二,而和她同班级的少年沈一临相对来说沉默寡言许多,平时特训总是默默无闻地刷题,从来不会多说一句话。而高三的学长和学姐因为课程紧张,不得已缩短了培训时间,经常见他们来去匆匆,所以他们四个经常一起特训的比较熟悉。

今天特训结束后,陈艳楠收拾好东西,拍拍手对他们道:“明天我请了一个你们的前辈和你们做分享,他也曾参加过国际知识竞赛,并且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明天你们有问题都可以向他提出。”

陈艳楠说这话的同时,也朝许念园看了一眼,微笑道:“我请的这位和念园也算打过交道。”

其他人齐刷刷地向许念园望来。许念园不解地看着陈艳楠,她还和参加过国际知识竞赛,并且夺冠的人认识?是谁?

不过陈艳楠卖了一个关子之后停住了,许念园满脑子都是她刚才留下的课后题,也没多想。

下课后,他们一起从陈艳楠家中出来,走在宽敞的小区长道上,周薇薇亲昵地挽着许念园,一直叽叽喳喳地和她说话。

虽然言晓萱话也多,但许念园并不觉得烦,反而乐在其中,而周薇薇的话题大多围绕在明星、化妆品、各种综艺节目上,她对这些并不了解,也不感兴趣。

所以,一不小心,她又开小差了——刚刚陈老师布置的那道题,应该用什么方法算比较快速得出答案呢?

“园园姐,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啊,什么?”许念园忙回过神,“在听。”

周薇薇叹了口气:“你是不是觉得我太啰唆了,我只是好奇明天给我们上课的前辈是谁。听陈老师的口气,他应该很厉害,而且关键是陈老师说,你和他认识。”

她并不认识啊!

许念园一头雾水:“我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明天见了才知道。”

“哦。”从许念园这里得不到答案,周薇薇有些失望。

恰好走到小区门口,眼见周薇薇又要起话题,许念园忙说道:“我先走了,明天见。”

“明天见……”

许念园走了几步,来到公交车站,一抬头发现陈旭清清冷冷地站在她面前。她冲他笑了笑,对方抿了抿唇,解释道:“我和你家在同一个方向。”

“嗯。”

106路公交车很快到了,许念园和陈旭上了车。夜晚的车厢,乘客并不多,许念园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而陈旭径直走到最后一排,也坐在了靠窗的位置,一坐下他便拿出一本书,沉默地看着。

许念园一方面感叹他争分夺秒的刻苦,一方面也认为人不能总像一根弦一样时刻紧绷,否则过犹不及,迟早崩断。

她将窗户打开,望着窗外掠过的树木,深深地吸了口气。

翌日一早,许念园被闹钟吵醒。她睡眼惺忪地爬起来,睁着一双迷蒙的睡眼刷牙,等冷水泼上脸的那一刻,她彻底清醒过来。

收拾好一切,许念园背着书包下楼。陈奶奶刚好拿着做好的小米粥和煎蛋出来,对她慈祥一笑:“园园醒了啊,快来吃饭,今天做了你最爱吃的煎蛋。”

“陈奶奶早上好。”许念园朝她露出一抹大大的笑容。

许念园的父亲是一名机长,母亲是舞蹈家,两人一个空中飞人,一个忙着四处演出,并没有太多时间照顾她。小时候她是在外公外婆身边长大的,而现在则是陈奶奶照顾她的衣食起居。

陈奶奶“欸”了一声,笑眯了一双眼。她照顾过不少孩子,许念园是她见过最懂事也最知书达理的一个。

看到许念园,她好像看到自家孙女一样,打心眼儿疼许念园,也尽可能照顾好许念园的衣食起居,将许念园养得白白胖胖。

许念园吃完早餐,和陈奶奶道别后,乘坐公交车去了陈艳楠家。

乘坐电梯到了二十六层,许念园站定在门口,按下门铃,耐心地等待里面的陈老师开门。不久后,里面传来脚步声,接着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许念园抬头,问候的话卡在喉咙中,她惊愕地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人。少年穿着高领白色毛衣,衬得他很是书生气。他似乎也被她的出现吓到了,微微眯了迷眸子,旋即,那双诧异的黑眸逐渐变得温和。

少年握着门把,长身玉立地站在她面前,笑容如晨曦一般温暖:“许念园,我们又见面了。”

许念园一直不太相信缘分。

可现在她捧着热腾腾的茶坐在沙发上,看着坐在对面的楚翼淮,顿觉地球果然是圆的,兜兜转转一圈,不过半个月时间,他们又见面了。

楚翼淮看出她的紧张和忐忑,缓缓道:“我虽然不是清河中学毕业的学生,可当年也得到过陈老师的指导。听说她带领的队伍要参加国际知识竞赛,所以答应她来和你们交流一下。”

“哦。”许念园紧张地点点头,“那真是太麻烦你了。”

楚翼淮想笑,又敛了笑意,眼底藏着几分无奈。明明上次他们的相处还算融洽和自然,不过半个月没见,她怎么一副看到大灰狼的模样,恨不得拔腿就跑。

“我有那么可怕吗?”他问。

“不是,不是。”许念园机械地摇摇头,快速回答。他怎么会可怕,只是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和他碰面,她完全没做好准备,有些紧张。现在她脑子里一团糨糊,迷迷糊糊中,陈老师的声音时近时远。

“他也参加过国际知识竞赛,是一个相当优秀的人。”

“他还和念园PK过。”

所以,陈老师所说的“打过交道”,是指她和他对战《加油,未来星》的擂台吗?许念园心底懊恼非常,早知道昨晚就该刨根问底,也不至于她现在手忙脚乱,不知道该说什么。

楚翼淮笑了笑,从茶几上拿了一本书,递给她。

书的封面是硬皮的,指间触到的那一刻,许念园轻颤了下,不过她还是伸手接过,封面画着一个简单的星体。

她翻开第一页,新书的墨香扑面而来。

许念园从小闻着书籍的墨香长大,她满足地眯了眯眸子,像一只捡到鱼儿的猫咪。

楚翼淮没有错过她的每一个微表情。他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嗓音沉沉道:“这本书送给你。”

“啊,送给我,为什么?”许念园猛地抬起头,黑亮的杏眼疑惑地看着他。

“你用得着。”他言简意赅。

“可是,你自己……”无功不受禄,何况这一看就是新书,她凭什么随随便便拿走别人的新书。

“你请我吃过烤红薯,这就算是礼尚往来?”楚翼淮指了指她手上的书,“其实我还有一本原版的。”

原版……

许念园低头看了几眼书,这中文版的她理解起来都有一些费力了……果然人比人,气死人,她在赛场上输给楚翼淮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那谢谢你了。”许念园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要不上完课之后,我请你喝奶茶。”

奶茶?

楚翼淮皱了皱眉,他从来不喝这种甜腻腻的饮料。不过迎上她真诚且毫无杂质的眸子,拒绝的话咽了回去,他点了点头:“好啊。”

两人聊天时,其他人陆陆续续来了。

周薇薇看到楚翼淮之后,先是站在原地怔愣了几秒,接着猛地跳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楚翼淮身边。眼见她就要扑来,楚翼淮眼疾手快地闪开,避开了与她的身体接触。

周薇薇扑了一个空,有些失望,不过她很快又振奋了精神,一双眸子熠熠生辉地看着楚翼淮:“楚神楚神,我是你的偶像,不不不,你是我的偶像,没想到我可以在这里见到你,我真是太兴奋了!”

站在一旁的陈旭和沈一临十分尴尬。

“你能给我签个名吗?”周薇薇尽情发挥粉丝本色,从书包中掏出纸和笔,强行塞到楚翼淮手里,“我要将你的签名裱起来,每日三省吾身。”

楚翼淮被周薇薇逼得退无可退,最终站定在窗边。他身高腿长,不笑的时候有些严肃,此时手里拿着笔,眼神却有些清冷,可惜周薇薇太过激动,并不为他的态度所影响。

“薇薇,要不我们先上课?”许念园打破了这尴尬的一幕。她走到两人中间,不着痕迹地隔开两人,小小的身躯,此时却像一堵墙一样拦在他面前。

楚翼淮低头,看着她的发顶,那里有个小小的旋儿,黑亮的头发柔顺地散着,莫名有些可爱。

“可是……”周薇薇还是有些不甘心,“我还没要到楚神的签名。”

“行了。”一直“哑巴”状态的沈一临难得开口,声音竟有股冰霜般的清冷,“时间已经来不及了,你别耽误其他人的时间。”

周薇薇脸色有些差,但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许念园转过身,楚翼淮朝她点点头,报以感激一笑。

这一幕被一旁的陈旭看在眼里,他抿了抿唇,将书包放在了桌子上。

今日陈老师来得有些晚,她一到,第一件事就是介绍楚翼淮,一旁的周薇薇双手握拳,崇拜地看着楚翼淮。

陈老师介绍完楚翼淮,便将今天上午的内容交给他。

作为“新老师”,楚翼淮望了下方的几个人一眼,接着缓缓道:“我叫楚翼淮,我和你们一样都是学生,你们有问题可以随时问我,不过我也有涉猎不到的知识,所以还请你们多多包涵。”

“哇,好谦虚。”周薇薇不禁出声。

许念园也在心里琢磨,楚翼淮的确谦虚了,毕竟他有“行走的百科全书”的称号。不过他这么一说,方才一脸尴尬和沉默的陈旭和沈一临面色缓和了许多。

楚翼淮曾参加过国际知识竞赛,当时高一年级的他,出乎意料地打败瑞典队,带领团队杀入总决赛,并获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即便是第二名,也让楚翼淮变成了一个小名人,不少外国成员纷纷找他合影留念,并承认中国是有天才少年存在的。

听完陈老师诉说的这段往事,许念园几乎可以想象到,当年才十五六岁,尚且青涩的楚翼淮,站在人群面前,从容淡定的模样。

楚翼淮分享的方式十分轻松,他并不像陈老师上课那般,自带严肃气场。估摸着年纪相仿,代沟较少,他总能将晦涩难懂的题目用最简单易懂的方式告知他们思路,连平时问题最多的周薇薇都能很快消化理解。

时间一晃而过,等大家回过神来,时钟已经指向十二点。

陈艳楠拍拍手:“好了,大家辛苦了,中午大家一起在我家吃饭,我去买菜。你们有不懂的问题趁现在赶紧问翼淮。”

“陈老师,我陪你去吧。”许念园向来乖巧懂事,“你一个人提不动。”

“没事。”

“这样吧,我和许念园同学一起去,您在家中准备。下午我没什么事情,可以继续待在这边,顺便还能听您讲课,已经很久没听您讲课了。”楚翼淮主动请缨。

“好啊。”陈艳楠露出一抹笑,“那辛苦你和念园了。”

小区周边配套设施完善,从小区出门直走五百米就有一个大型超市。

许念园平时不是忙着上课就是看书,偶尔几次和陈奶奶一起逛超市,买的也是她平日所需的日用品,现在进了超市,看着琳琅满目的食材,她顿时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倒是楚翼淮,推着推车,熟门熟路地走到海鲜区。

“你吃鱼吗?”他问许念园。

“嗯,我不挑食。”

楚翼淮笑着看了她一眼:“你这话没有说服力。”

没有说服力?许念园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三秒钟后反应过来,她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楚翼淮跟前,义正词严道:“我真的不挑食。”吃不胖长不高也不是她的错,她也很疑惑郁闷,毕竟爸爸身高一米八二,妈妈一米七,结果她完全没遗传到他们的身高。

“没事,你……还小。”楚翼淮安慰她。

上一篇:浮爱如梦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