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琦歌凉梵亦小说

时间:2020-07-09 18:07 栏目:小说 作者:有道秀 阅读:

祁琦歌凉梵亦(已完结)免费目录章节在哪看?祁琦歌凉梵亦是小说《不曾轻易错过你》中的男女主角,这是作者“妖孽花”原创的一部故事情节非常经典的言情大作,目前正在火热的推广中,喜欢这类型小说的可以来了解下!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祁琦歌凉梵亦小说

“您就是车主?”程弥生走上前后,祁琦歌上前说道。

“恩,具体的问题助理已经跟我说完了,按照协商赔偿吧。”程弥生的眼神始终萦绕在祁琦歌的身上,让她有一丝的不自在。

“具体的责任不在我妹妹。”祁琦歌的语气有些咄咄逼人,但又好像点到即止,她转过头看向周围的群众,嘴角的笑意丝毫未减。

“责任可以不在你妹妹。”听到祁琦歌这么说,程弥生心里也明白了不少,微微思索了下,转而说道。

“那就最好了,双方责任平摊,你的车比我妹妹的贵很多,说个数字吧。”祁琦歌的目光不经意间看到了那台被刮了的车子,眼神微微闪了闪。

“对对对,责任不在我,你们说个数字,我赔偿。”祁雅乐连忙上前,但说话间明显的底气不足,说到最后更是没了声音。

“这样吧,我的助理目前正在估算需要赔偿的金额,要不先留一下联系方式,过后我联系你。”说话时,程弥生的目光明显落在了祁琦歌的身上。

“好。”不经意的,祁琦歌用手拦住妹妹,从包里拿出手机,和程弥生两人互留了电话。

“很高兴认识你,祁小姐。”程弥生始终是温文尔雅的模样,但在祁琦歌看起来这种样子更像是伪装起来的狼,随时可能要人命。

“我也很高兴。”说着,祁琦歌就拉着妹妹的手转身消失在了一堆围观者中,身后程弥生刚刚伸出的手硬生生尴尬在原地。

走出人群,祁琦歌拉着祁雅乐上了车,车子迅速驶出这一块区域,她伸手按下车门,晚风徐徐的吹进车里,让她原本有些混沌的头瞬间清醒。

“姐,刚才那人时程家的大少爷吗?”祁雅乐只知道来人是程家的人,但是不知道具体是管家还是少爷。

“这很重要吗?”祁琦歌眼神一瞬不瞬的看着路况,声音只有在面对她唯一的家人时,才会微微放松,好像卸下了全部的心防。

“当然重要了,当年咱们祁家就是被程家陷害的啊!”说到这,祁雅乐原本还义愤填膺的小脸顿时泪眼娑婆。

当年祁家作为程家的眼中钉,程家老爷子想方设法将祁家置于万劫不复之地,最后竟然赶尽杀绝的封了祁家的资产,祁家所有人都被迫离开。而祁琦歌作为家里好几个孩子中的一个,因为成绩不好专注于画画,一直在祁家没什么地位,后来祁家没落,凉老爷子不知道为什么就忽然上门提亲,虽然嘴上说他中意祁琦歌这个儿媳妇,但祁琦歌至今都不能理解他为什么那么做。

那时候作为祁家最小的女孩子,祁雅乐是所有人的手中宝,早早的就送她出国留学,而后祁家忽然没落,身在国外的祁雅乐只能勤工俭学完成自己的学业,回国后再也联系不上祁家的人,只能跟在唯一的姐姐身边。

“程家马上就不在了。”祁琦歌轻声说道,虽然是在安抚祁雅乐,但又好像对这件事志在必得。

“姐,你不用安慰我的……”祁雅乐擦干眼泪,心疼的看向正在开车的祁琦歌。

本来嫁到凉家的祁琦歌心里只想着画画,也算是安于现状,直到从国外回来的妹妹自己找了回来,她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如果能利用凉家的资源把当年失去的重新夺回来,也算是帮祁家复仇了。

为了这一天,她准备了足足两年。

车子驶进一个普通的住宅小区,祁雅乐率先跑上楼开门,祁琦歌跟在她的身后,眼神里些许担忧。

“雅乐。”走进屋子,一间只有一居室的小房子处处充满着属于女孩的温馨,祁琦歌坐在客厅的小沙发上,看向正在切水果的祁雅乐。

“什么事啊姐。”祁雅乐从厨房端着切好的水果走了过来,放在了祁琦歌面前的茶几上。

“如果我离婚了,你愿意搬到我的新房子住吗?”祁琦歌看似漫不经心的问,实际上心里却在微微打鼓,倘若程家日后报复,她只有这一个妹妹了。

“当然好啊,不过我要住大房子。”祁雅乐傻呵呵的笑着,拿起水果递给祁琦歌。

“那说好了啊。”

两姐妹轻笑着,伸出手拉钩钩。

另一边,凉梵亦走到会所高级套房床边,床上的安娜莲已将换了一身性感的睡衣,正像小猫一样蜷缩在床上,双眼有些惊恐的看向正在解衬衫的凉梵亦,眼中满是温柔。

不知为什么,在安娜莲想要吻上来的那一刻,凉梵亦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了祁琦歌的脸,那张充满拒绝并且不懂得情趣的脸,他不明白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想起她。

刚才把她一个人扔在生日会场,现在她回家了吗?

想着明亮翻译原本已经膨胀的欲望不知不觉已经褪下,周身又恢复了那种沉冷的气场。

聪明如安娜莲,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凉梵亦想要她做什么,乖巧的挪到一边,不说话的盯着凉梵亦,眼中没有失望也没有希望。

“我还有点事。”凉梵亦拿起衬衫,从容的穿上,衬衫纽扣一丝不苟的系好,精致的扣子在明亮的灯光下璀璨的闪烁。

“恩好。”安娜莲挪到被子里,眼神有些不舍的看着穿上西装的凉梵亦,直到他消失在门口,才完全瘫软下来,不再有一丝表情的关掉灯,惬意的躺在穿上。

夜晚的风吹在凉梵亦的脸上,劳斯莱斯有些孤独的行驶在高架上,等他回家之后,才发现家里竟然。

空无一人!

上一篇:蚀骨之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