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轻易错过你

时间:2020-07-09 18:09 栏目:小说 作者:有道秀 阅读:

主角是祁琦歌凉梵亦的小说是《不曾轻易错过你》,本站提供祁琦歌凉梵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祁琦歌凉梵亦小说是网络作者“妖孽花”原创的一本小说,喜欢这本小说的快来看看吧。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不曾轻易错过你

精致的私人别墅,社会名流优雅的交谈,每个人脸上的面具都不止一张。

祁琦歌一身灰色的雪纺礼服在助理的陪同下来到宴会会场,一幢豪华的私人别墅外加一个宽阔的私人高尔夫球场。

从车上下来,祁琦歌脚下踩着一双精致的水晶高跟鞋,前几天的扭伤在医生的治疗下基本康复了。

而此刻映入眼帘的,是脸上的妆容一丝不苟,优雅从容的祁琦歌。

“这位是?”看到祁琦歌,凉老爷子也是一愣,这还是第一次,祁琦歌以这样的外表出现在众人和媒体的眼中,平常她永远都是一身标准的职业套装外加淡妆,而今天这样的姿态着实让人眼前一亮,就连凉老爷子都情不自禁的多看了几眼。

“这是犬子的妻子,祁琦歌。”凉老爷子谦虚的介绍后,祁琦歌微笑了一圈后想要坐下,却忽然感觉到身后一道紧随着自己的目光,不怀好意。

“这不是小歌吗?你们艺术家不是向来都不参加这种俗气的聚会的吗?”明显是讽刺的话,出自站在祁琦歌身后的一位贵妇人身上。

从上到下的精致装扮,硬生生把自己穿戴成了一个首饰箱,凉梵亦的母亲此刻就站在离祁琦歌不足一米的地方,眼神轻蔑的望向祁琦歌。

“妈。”虽然极不情愿,但祁琦歌还是曲意逢迎的笑了出来,她平常最讨厌那样假惺惺的笑,但这一次,她忍了!

“叫什么妈啊,我怎么承受得起?呦呦呦不要给我让座了,我还没老到需要别人的谦让。”凉梵亦母亲的话句句扎心,祁琦歌尴尬的站在原地,强迫自己忍住怒气,深呼吸着。

“你差不多行了!”站在一旁的凉老爷子快步上前,想要拉走自己的前妻。

“什么叫我差不多就行了?凉梵亦是我儿子,我儿子的幸福我这个做母亲的当然要过问,这几年一直压在我心里,让我过不去的,就是我这位艺术家儿媳妇。”此话一出,身后的媒体瞬间将焦点指向了还在尴尬着的祁琦歌。

“祁小姐,您还是第一次在媒体面前露出您的第三层身份,没想到您除了是凉氏的副总裁,国内知名油画家外,竟然还是凉家继承人凉梵亦先生的妻子,对于您丈夫母亲的这番话,您作何解释?”

祁琦歌就知道这场生日会没那么简单,但没想到竟然是来自前婆婆的为难,她尴尬的愣在原地,表情微微呆滞。

“我的家事还轮不到你们过问吧?”身后,一道清隽的声音响起,祁琦歌第一次感受到来自那声音的亲切和安全感。

凉梵亦一身白色西装,领口处打了个领结,头发一丝不苟的背在脑后,一双精致的蓝绿色瞳孔正略带笑意的盯着祁琦歌。

见到凉梵亦,祁琦歌正打算上前,但目光一闪,随后落在了凉梵亦身边的女伴身上。

精致的黑色拖地长裙,几乎找不到任何瑕疵的妆容,似乎就连手包都是刻意定制的,此刻站在凉梵亦身边的女人,不是当红著名世界级影后安娜莲,还能是谁呢?

忽然心里没由来的一阵闷,祁琦歌刚打算迈开的脚步就那么讷讷的怔楞在原地,脸上的表情比刚才还要尴尬。

“凉先生,您妻子今天已经来到了生日会现场,为什么您的女伴却是安娜莲呢?”迅捷如媒体,乘着三人之间气氛尴尬至极时还不忘上前补刀。

“你们媒体还会不会问点别的?”凉梵亦优雅的带着安娜莲落座,全程没有再看祁琦歌一眼,姿势优雅的好像上帝的宠儿,浑身充满着的贵族气质让人无可挑剔。

他接过菲佣递过来的牛排,小心的为安娜莲倒上红酒,好像很自然似的切好牛排放到安娜莲的面前。

将一切尽收眼底的祁琦歌感觉她动一下都会被媒体捕捉,这可能才是凉梵亦让她来这场生日宴的最终目的吧,因为看到她在公司做的那些事,所以用这样的方式报复她,在这样的场合,让她颜面尽失。

想着,祁琦歌的嘴角不禁上扬了一抹浅笑,好像春日和煦的风一般温柔拂面,她微微整理了一下发型,表情从容且优雅的望向安娜莲方向。

视线刚好和看过来的安娜连撞上,两位同样有着不可一世身份的女人眼神中的刀剑相向,媒体当然不愿错过,相机咔嚓咔嚓的声音不绝于耳。

而祁琦歌看向安娜莲的眼神中分明是一种怜悯,安娜莲的眼神中则不夹带任何情绪,媒体期望的唇枪舌剑并没有真实上演,最后,祁琦歌只是温柔的笑了笑,落座在了另一边的位置上。

看着祁琦歌的反应,凉梵亦不知道自己在期望什么,只是觉得这样的结果不是他想要的。

坐在一旁雅座上的祁琦歌不时的微笑看向媒体,一边回答一些关于油画上的问题,一边轻啜着昂贵的红酒。

“祁小姐,您的丈夫此刻就坐在距您不足三米的地方,而您却还能这么心平气和的喝红酒,请问您是怎么做到的?”媒体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道。

听到媒体的声音,凉梵亦准确的将注意力放在了祁琦歌的身上,她就好像一个深沉的,变幻莫测的黑洞,随时有可能迸发出什么让人不可理解的东西。

“不然呢?有人给我上一道牛排吗?”祁琦歌只是优雅的笑着,眼睛里没有一点感情。

听到祁琦歌这样的回答,媒体当然也识相的不再继续追问,转眼,凉梵亦的母亲已经坐在了祁琦歌的对面。

“您儿子在旁边。”祁琦歌头也不抬的切着刚刚菲佣递上来的牛排,沁人心脾的香气让祁琦歌的心情也不自觉好很多,就算是这样的场合,她也应该吃饱再说。

“看到了吧,你终究是不合适梵亦的!”凉梵亦母亲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中的看不起和鄙夷看起来想把祁琦歌生吞活剥。

上一篇:妄想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