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芙尉迟深小说

时间:2020-07-06 18:22 栏目:小说 作者:有道秀 阅读:

狂妄医妃隐疾王爷求抱抱叶芙尉迟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由三三文学网给大家带来,《狂妄医妃隐疾王爷求抱抱》是网络作者“梨涡妹妹”原创的一本古言小说,主要主角有叶芙尉迟深,喜欢《狂妄医妃隐疾王爷求抱抱》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叶芙尉迟深小说

那大娘看起来对尉迟深非常熟悉,不过一刻钟的功夫,一个“活生生”的尉迟深就出现在她眼前了。

同叶芙认识的尉迟深有些不大一样。

“尉迟深”一身戎装,手持长枪,枪尖红缨迎风飘飞,英武非常,胯下一匹枣红骏马,脚踏飞燕。

“大娘手艺真是精湛啊!”连五官都看的清清楚楚,而这样一个精湛的糖人,竟然只要两文钱一个。

大娘听了叶芙的夸奖,却叹了口气,“早些年捏祯王的人多,就练出来了,到是近些日子,已经没有了。”

叶芙听了,都不觉得心下一沉,近些日子之所以没有了,便是因为尉迟深双腿残疾,不良于行了吧。

人啊,还真是现实,人心也真是善变。

“那近些日子,捏什么的比较多?”叶芙状似不在意的问。

尉迟深指不定是被什么人害了,虽然她没有证据,但多少也还是防备一下,毕竟,自己暂时还要在镇王府上住着,总不能什么时候被人害了都无法察觉吧。

只可惜,那大娘摇摇头,“就是写花花草草,猴子老虎之类的。”

叶芙点点头,“给我也捏一个猴子吧,要带花的。”心下到是没有失望,若是这么轻易就摸到对方的身份,尉迟深也不会落得如今的下场了。

大娘虽然没听过这样的要求,但主顾既然这么说了,她也照做。

带花的猴子,到是比祯王捏的时间还长,可以想见,当年的祯王有多受欢迎。

叶芙递给大娘四文钱,又接过猴子糖人,一转身就撞上了一个人,“抱歉!”撞上人道歉这种事情,她做的还是挺顺手的。

“祯王妃大婚第二日就有闲心出来逛街市,到是难得。”

这声音一出来,叶芙就听出来,正是方才提醒她尉迟深封号的人。

所以,这人是在嘲讽她?

其实叶芙没从他的语气里听出嘲讽的意思,反而调侃更重一点,但他眼底的神色,却丝毫未加收敛。

纵然叶芙找遍了自己继承来的记忆,都没能认出眼前这人是谁,但看他神色傲然,便知此人绝非常人。

她虽然防备着尉迟深的仇人找到自己的身上,但却没想过要掺和到尉迟深的事情中去,眼前这人,就差将“我同尉迟深不和”这几个大字刻在脸上了,叶芙自是比如蛇蝎猛虎。

闻子安见着叶芙竟然无视了太子殿下,当厉喝一声“放肆!”

叶芙看着闻子安,“莫名其妙!”这人又没有自报家门,她不认识不是正常吗?

就算是天皇老子也讲不知者不怪吧!她放肆什么了?不就撞了您老一下嘛,咱们不是道歉了嘛,至于抓着不放吗?

叶芙有心怼回去,但看着闻子安的右手已经摸到了剑柄!

人在江湖飘,该怂就得怂啊!

“这位大哥,有话好好说嘛,动刀动枪的,伤着人可就不好了。”

“噗……”尉迟深噗嗤一声笑出来,没想到,他竟然还给尉迟深找了个妙人。

只是不知道,这丫头言谈之间,能不能将尉迟深气死。

不死,气吐血也是可以的。

“祯王妃见到太子殿下,竟然不行礼,是祯王给您的恩宠吗?”闻子安可不是会嬉皮笑脸的人。

哟呵!太子殿下!

就这一瞬间,叶芙的脑袋里就冒出了一堆的恩恩怨怨。

皇位?

别的不说,宫斗剧叶芙也算是小有涉猎,大清朝的九龙夺嫡,那都演烂了。

尉迟深瘫痪着,别就是这位搞的鬼吧?

“眼拙了眼拙了。”这话,是对闻子安说的。

没办法,人家手上有剑啊!

“臣妇见过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岁。”叶芙屈身行礼,还算恭敬。

叶芙也不想这么伏低做小,只怪闻子安方才说的那话,实在是太容易让人误会了。

祯王给她的恩宠不敬太子,岂不是光明正大的说祯王瞧不起太子,想要取而代之吗?

这还得了!叶芙就像在尉迟深的府上待几天做个过度,拿了休书就要走了。

不管尉迟深心里到底作何感想,至少这段时间别给她惹麻烦,她可是一点都不想掺和进去。

不过,很明显,除了她自己,没人能听见她心底的嘀咕。

她都这么装乖巧了,竟然还是被闻子安讽刺了一句:“装模作样!”

冤枉啊!

“娘娘,您怎么在这儿啊,可教奴婢好找。”月华从太子后面挤过来,“娘娘,咱们该回府了。”

说完,才注意到叶芙是在同人讲话,转头看见尉迟奕,连忙俯身行礼,“奴婢见过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吉祥。”她说的极快,好似是担心什么一般。

尉迟奕抬手让月华起身,意味深长的看了叶芙一眼。

叶芙终于明白闻子安那句“装模作样”从何得来了,她身边的丫鬟都认识太子,说她不认识,好像确实有点说不过去了。

不过,叶芙秉持着“只要我不要脸,你就不能下我面子”的原则,朝着闻子安扬了下下巴,一副“我就是不认识你家太子殿下,你能将我怎么样”的态度。

闻子安气急,怒视叶芙。别看他整日抱着剑,一副你惹我不爽我就一剑劈死你的模样,实则他是太子的近卫,没有太子的吩咐,他几乎不会拔剑。

叶芙好像也发现了这一点,更是朝着闻子安挑衅了一眼。

月华看着她家小姐的模样,吓得汗珠子直从脑门儿往下淌。

我的小姐啊,您是不要命了吗?

“祯王妃性子率真,颇得孤心,前方便是天香楼,不妨去喝杯茶?”尉迟奕手上把玩着腰间的玉佩。

叶芙却笑了,“要不怎么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呢,太子殿下相邀,臣妇还真是不好去啊。”

尉迟奕不怒反笑,这丫头,是在说自己心机深沉吗?

说的,好像是事实啊!

闻子安震怒,“放肆,这可是太子殿下!”

叶芙又笑了,这次是被气笑的,“太子殿下又怎么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若非出身好了些,太子殿下又比常人高贵在哪儿?”

这……

闻子安本能的觉得,这说法不对,但又想不到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对。

上一篇:超级古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