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馥羽上官夙小说

时间:2020-07-06 18:32 栏目:小说 作者:有道秀 阅读:

权门摄心宠苏馥羽上官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由三三文学网给大家带来,《权门摄心宠》是网络作者“陈阿沲”原创的一本古言小说,主要主角有苏馥羽上官夙,喜欢《权门摄心宠》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苏馥羽上官夙小说

刘湘和苏芙兰急急忙忙地赶到,苏馥羽趁着众人不注意,观察了二人,二人脸上依旧是带着些许惶恐害怕。

三姨娘刘湘出身不高,原本是老夫人娘家远方亲戚的女儿,没落后投奔了老夫人,打小随侍在老夫人身边,深得老夫人喜欢。

老夫人弥留之际,便将刘湘指给了苏岩,让她好好服侍他,苏岩也不违抗母命,把刘湘收在了房中。

由于无依无靠,刘湘向来谨小慎微,她的独女苏芙兰亦是胆小。

刘湘一进门便跪了下来:“二姨娘刚刚把我们娘儿俩赶了出去,如今怎么又唤了回来?”

这话说的巧妙,姨娘们原本都是平起平坐,刘湘一句话倒是把宋宝善颐指气使的样子都给苏岩学了来。

“我哪里是赶你,我不过是怕人多吵了羽儿休息。”说完,宋宝善顿了一下,又接到:“刘湘,你教的好女儿!说,是不是你教唆女儿推嫡小姐下湖的!”

闻言,苏芙兰浑身颤抖,脸色也苍白了起来:“父亲!父亲!不是的啊,我今天什么都没看见,嫡姐便掉进湖里了,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苏芙茹刚刚被打了一巴掌,如今也不敢轻易说话,眼看苏芙兰要撇清嫌疑,又忙道:“父亲,我当时在湖边亭子饮茶,小厮们皆可作证,根本没有近嫡姐的身啊!”

苏岩扫视跪在地上苏芙茹和苏芙兰,两个人都低下了头,不敢出声。

忽然,苏岩开口:“来人,把二小姐和三小姐的贴身侍婢拖下去杖毙!”

——这是父亲的权衡之策。

她又何尝不知,推她下湖的人必定做好了万全准备,父亲也自然知道这一点,可是盘问终究会伤了情分,即便是丞相府的庶女,若是落下了谋害嫡姐的名声,未来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苏岩虽宠苏馥羽,可如今她到底无事,剩下两个女儿也是他结交势力的棋子,他不能随意冒险。

于是,这婢女便是最好的惩罚对象了。

“二小姐和三小姐,管理下人不善,各庭仗二十!”

话音刚落,房间里的人都露出了惊恐之色——苏芙茹和苏芙兰都是久居深闺的大小姐们,身子骨自然不比下人,二十庭仗足以让她们卧床三月不起了。

看来苏岩虽是不想毁了二人名声,却依旧要给她们警告,让她们收收害嫡姐的心思。

“相爷,如此惩罚是不是……”宋宝善心疼女儿,随即开口。

“如今我的话在这丞相府是无用了吗?”苏岩又换上了那副不怒自威的语气,吓得宋宝善赶紧住了口。

苏芙兰自知辩解无用,便一个劲儿的哭泣,苏芙茹还要说几句,便被苏岩手下的小厮拖走,不一会儿,前院便传来了痛喊之声。

“你们都下去吧,我和羽儿聊几句。”苏岩又发了话,在众人离开前,又补了一句,“今日羽儿被救,乃是丞相府的暗卫所为,倘若我再听到风言风语,严惩不贷!”

宋宝善知道这话是在点自己,忙低头答是,急匆匆的离开了苏馥羽的闺房。

紫若离去前还又来问候了苏馥羽两句,看起来二人的关系甚是亲密。

“爹以为让紫若过门你又会闹一阵子,没想到你们相处的居然不错。”苏岩见众人都出去了,随即开口。

“父亲还当我是个爱耍小性子的孩子。”苏馥羽娇嗔到。

丞相府人丁不多,即便苏岩不想,可总要传宗接代,他的位置又不乏讨好的人,所以送来的女人自然不少。上一世每每如此,苏馥羽便要耍一耍小性子,苏岩这后院曾一段时间内便只有宋宝善一人,刘湘也是养在府外好久才进了府。

“是啊,我的羽儿长大了。”苏岩有些感慨的说道,“也是到了该出嫁的年纪了。”

说完,苏馥羽的表情有些愣住,她知道父亲要说什么——上官夙。

今日是上官夙救了她,上一世他将她送回府后匆匆离去,未曾留下姓名,为的是不惹人非议,毕竟苏馥羽是个女子。

府内女眷又没进过宫,自然不知那送来的人是谁。

可苏馥羽醒来后却闹着要知道那人是谁,叫父亲去查,一查便知是当朝四皇子上官夙。

苏馥羽自然是感叹其君子,又感念其救命之恩,自然心动。

苏馥羽转而委屈的说道:“父亲,我才十五岁,还想多侍奉父亲几年,我又是个看不见的,离开了父亲要怎么活啊!”说着,眼泪吧嗒吧嗒地便留了下来。

苏岩最是看不得女儿哭,便安慰道:“父亲自然也想留你在身边,可是你若不出嫁,你的妹妹们也不可寻得人家,弟弟们也不可娶妻,你可明白?”

苏馥羽自然是明白的,即便她是嫡女,父亲也要一碗水端平。

何况皇帝年迈,眼看着就要改朝换代,父亲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一朝天子一朝臣,联姻便是维持权力的最好手段。

苏岩是个好父亲,但更是个好权臣。

“你可知道今日救你的是什么人?”苏岩说道。

“女儿不知,许是和二姨娘说的一样,湖边的船夫或是府里的小厮吧。”苏馥羽故意没问父亲。

“是四皇子上官夙。”

苏馥羽听到这个名字,随即颤抖了一下,瞳孔也微微发颤。

“羽儿,这是怎么了?”苏岩担心的问道。

“没事,父亲怕是查错了吧,四皇子怎会来湖边救我?”苏馥羽佯装不信。

“父亲倒是没查,是四皇子自己来找我说的,他担心你的情况,现如今正在前厅里坐着呢。”苏岩有些感叹,这四皇子倒是个有心的。

苏馥羽心底闪过一丝慌乱,这怎么和上一世不一样!

上官夙怎么会留在相府里等自己?还主动和父亲说了救下了自己?

他不是要演个君子,等着自己上钩吗?!

上一篇:混在地球当俗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