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IDG首都谈论20年高考改革 并带头安排在线教育

时间:2020-07-10 16:02 栏目:热点 作者:有道秀 阅读:

2020年的高考已经基本结束。作为近4亿中国学生及其家庭18年来的终点,高考承载了太多的使命和意义。

中国人重视教育,敢于投资教育,尤其是为了高考。高考制度的每一次改革都会刺激数万亿的教育市场,追溯其细节,我们会发现这是一条清晰的教育产业迁移轨迹。IDG资本认为,随着我们进入互联网时代,这条曲线变得越来越敏感。从拓展学科到拓展学校时代,以高考制度为主导的网络教育公司就像曲线上的节点,试图找到自己的最大价值范围。

进入恢复高考的第43个年头,中国的教育行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所能看到的是种类繁多、功能齐全的在线教育软件。据统计,中国,有20多万家网络教育公司,它们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传统的线下教学辅助机构,成为学生学习甚至找工作的重要选择。在疫情期间,在线教育扮演了“救火队长”的角色,弥补了离线教育的缺失。

资本市场对在线教育的态度也非常乐观。据IT Orange称,今年上半年,网上教育领域共举办了112场投融资活动,融资金额达到196亿元。其中,IDG资本的投资公司Ape Tutor在3月份完成了教育行业历史上最大的10亿美元融资,另一家投资公司Spark思维也在4月份获得了3000万美元的快速战略投资。

在线教育正在蓬勃发展的形势下拓展自己的边界。——将儿童、初中、学院和大学与工作场所垂直连接,并横向覆盖整个学科。它既有准备考试的应用,也有提高英语口语、数学思维、程序设计和语文学习的应用。

IDG资本在采访中提到,它仔细追溯了从2003年在上线建立沪江网络,2005年建立新东方在线,到2013年建立猿类问题库,2014年建立作业帮助问题库,以及在上线建立作业回答应用程序,然后在2017年前后,一些英语在线学习平台,如英语, GoGoGoKid和VIPKID,争相融资和做广告,然后在2018年之后,火花思维成立,猿类辅导整合了斑马英语和斑马思维,推出斑马人工智能课程.网络教育产业的发展几乎是踩着高考制度改革的节奏,一步一步的调整和迭代。

自主招生带动数学教育变迁:从笔算、口算到数理思维

2006年《义务教育法》修订后,九年制义务教育正式由“民办”转变为“政府办”,大批民办学校受到影响,开始寻求教学内容的差异化。加上20世纪90年代末的留学热潮和第一波外国企业进入中国带来的刚性需求,第一批网上教育企业主要以外语培训为主。2005年,新东方在线由新东方,的线下机构衍生而来,2006年,五年前成立的沪江网络开始了公司运营。

在这一过程中,高考制度改革的重心从课程改革转向招生制度改革,导致录取方式多样化。最典型的是2003年推出的自动注册系统。每年,学院和大学给高中分配自主招生名额,学校推荐优秀学生参加。通过笔试和面试后,他们可以享受降低分数的录取。

除了传统自主招生的“小自考”模式外,高校还推出了包括竞走、竞赛奖核减、特长生核减和超级尖子生计划在内的“大自考”模式,如北京大学博雅P

与高考裸考相比,自主招生不仅指过去的成绩,而且更喜欢具有学术专长、在竞赛中获奖以及在科技创新领域表现突出的学生。奥赛无疑是这一环节中最大的红利项目。每年,奥赛的获奖者都是著名大学之间的竞争对象。2018年,半数以上的候选人在省级竞赛中获得一等奖及以上,只有3%的非竞赛学生。

这直接引发了一系列提高学生数学计算能力的应用,如人工智能软件小猿(Little Ape),它归Ape Tutor所有,帮助检查中小学生的口头计算。

自主招生面试中对学生的调查将数学思维、动手能力和表达能力融入到现场表现中。例如,北大博雅项目将通过对具有文学专业知识的候选人的现场创作评估,而具有科技创新的候选人将通过现场演示和作品答辩。这不仅为学生提供了另一个努力学习的渠道,也催生了一批新的教育软件,致力于提高学生的软素质,如逻辑思维、处理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而不仅仅是解决问题。

星火思维的创始人罗剑,曾经说过,数学不仅仅是一种计算,而是一种培养思维能力的方法,它也可以满足为学科教育打好基础的刚性要求。如果在学龄前接受过正确的数学启蒙和培养,大多数孩子可以轻松地应付数学,一直到中学。

基于这一思想,斯巴克思维在创立时避开了竞争激烈的K12轨道,并将其自身定位于从幼儿园小班到小学三年级的数学思维训练项目中。课程分为空间思维和图形、计算能力和逻辑推理模块。后来,猿类辅导也引入了定位相似的斑马思维,除了在题库中进行K12教育、作业批改和现场上课之外,还改进了学龄前期数学思维的轨迹布局。

随着2014年高考改革新方案的启动,高考分数由单一的分数变为“两个基础,一个参照”,包括思想品德、学业水平、身心健康、艺术修养和社会实践在内的综合素质评价成为参照标准。日益强大的素质教育体系也开始推动在线教育从必修科目向更细分的领域和更全日制的学校教育发展,一些专注于程序设计、数学、艺术和其他科目的STEAM教育公司受到青睐。

考试大纲改革:催生编程热、国学热

与招聘制度相比,考试内容的变化对教育企业的影响更为直接,这体现在考试科目和考试大纲两个维度上。

新课程改革以来,教育部一直在微调高考的考试科目,从上世纪末的“32”(语文、数学和外语科目必须考试,文科考试历史与政治,理科考试化学与物理),到后来的“3X”(语文、数学和外语科目必须考试,文科考试政治与历史,理科考试物化),再到2014年推出的“33”。

最后,在2014年的改革中,英语的科目被挑出来,成为三门唯一可以“一年两次考试”然后获得高分的科目,这不仅给考生带来了更多的选择,也对平时的学生积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一举措间接推动了英语的研究从单一的海外研究领域延伸到儿童英语和工作场所英语,的多个细分场景,在线英语学习市场再次点燃。阿卡索和TutorABC等英语综合学习平台,以及英语, Gogokid和VIPKID等英语儿童在线学习平台,都在过去两年发布了融资新闻。

为了适应新一轮高考的改革计划,一些省份也推出了高考

这一变化将中国大企业推到了前台。过去,数学和英语是学生的两个主要科目,上线的教育也集中在这两个主要科目上。随着语文学科的重要性和难度的增加,一系列培养语文素养的项目开始出现。2019年,猿类咨询和星火思维都为中国人推出了在线教育课程。前者在斑马线人工智能课上开设中文课程,而后者开设了以阅读和理解为重点的中文课程。

与科目微调相比,有些科目出现在考试大纲中从0到1,这带来了巨大的市场撬动力。例如,在2014年实施的新高考改革中,浙江在原有科目的基础上增加了技术科目,并对学生的一般技术和信息技术能力进行了调查。前者侧重于工程技术,而后者侧重于计算机编程和算法。

本文是介绍[高考]IDG首都谈论20年高考改革 并带头安排在线教育的所有内容,更多高考相关内容请关注收藏本站,谢谢!

(编辑:有道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