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这些观众正在改变电视剧的开播方式

时间:2020-07-14 07:52 栏目:电影 作者:有道秀 阅读:

《怪你过分美丽》很少对近年来的偶像行业、粉丝经济和影视行业进行冷静的反思。赵宜

新趋势:观众不是知识产权的“保存方式”,而是爆炸式的“开放方式”

工业剧《怪你过分美丽》是一个现实主义的主题,很少对近年来的偶像剧产业、粉丝经济、影视产业进行冷静的反思,对“流”、“米圈”、“知识产权”等话题做出精准的回应。像敏感的戏剧演员宋谦,一样,整部戏剧表现了一种对资本流动模式充满警惕的感觉。

几年前,当娱乐业和资本还处于蜜月期的时候,很难想象国内的影视剧会像今天这样反映和揭示困在其中的生态。不久前,在戏剧中被制片人视为标准的资本公式,也主宰了现实中影视制作的基本逻辑:由大知识产权改编的影视剧,在顶级明星的参与下,在首播平台上播出,可以成为业内认可的顶级项目(S项目),并赢得了影视剧在策划阶段提前爆炸的承诺。然而,《怪你过分美丽》揭示了这个成功公式所隐藏的具体问题:影视剧的拍摄场景很快成为经纪公司和制作公司之间知识产权的战场。这正是该行业自2013年以来的现状。知识产权开发已成为掠夺资源的圈地运动,进而在“推土居”、“演员滚动游戏”、“天价支付”等行业产生投机行为和不良后果。在资本逐利的逻辑下,知识产权已经成为一种“概念股票”,而“人性化设计”已经压倒了它的作用。影视制作完全偏离了文化产业的实际应用水平,扭曲了文艺的主体功能。

看似合理的S级公式实际上是基于假设:大知识产权和顶级流的粉丝已经将他们的审美判断转移到了知识产权和偶像上,基于这样的“信任代理”机制,头平台可以很容易地预测他们的消费行为和前景。因此,尽管这看起来是一种粉丝经济,但粉丝实际上只是被动的接受者;在文化产业资本公式中,叠加的粉丝数据只是S级项目的“保存方式”,是生产者考虑的最后一个环节。

然而,今天的工业现实告诉我们,要想成为一部“爆炸性的戏剧”,我们绝不能忽视观众积极参与的力量:《我是余欢水》年,郭京飞“地板砖掉”掉出微博热门搜索;在《隐秘的角落》的第一集,一年一度的热门词汇“一起去爬山”被预定了;《零法宣》的《庆余年》有自己的“体格搜索热点”,每个新角色和新故事都会给观众带来广泛的讨论。在这些戏剧的流行过程中,观众往往出现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但他们都成为这些“爆炸性戏剧”的默认“开放模式”。

新受众:以更便捷的沟通方式带来更具创意的消费行为

显然,在今天的媒体技术环境中,观众的积极参与是使一部戏剧广泛流行的驱动力;同时,观众的积极参与也赋予了原创作品更丰富的内容。

低成本的青春剧《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由于设置了十字路口和“谁是我的父亲”的悬念设置,获得了大量的评论和网上讨论。根据剧中人物的情感线索,观众自发地分成了两个阵营:“吴彤党”(吴智勋和李青桐)和“河男孩党”(陈君何和)。由于他们的参与,该剧变得非常生动有趣,情感线索的悬疑效果大大增强。

即使在那些已经下线的电视剧中,观众仍然热衷于分析人物的命运,比较原著小说和电视剧之间的微妙联系,并从细节中开窍,反复解读情节线索和人物行为。由于社交媒体的广泛传播,这些解释的影响和该系列被点击时一样广泛。

有时,仅仅因为情节的“反输出”,创作团队不得不做出“官方回应”来解释情节或回应争议。生产者总是倾向于将他们的作品视为一个独立的封闭产品。尽管他们欢迎某种程度的解释,但他们总是不愿意被别人打破。然而,文化产品的消费过程绝不是“完整商品”的交换和获取,而是消费者阅读乐趣和潜在意义的捕捉和流通,这是不能商业化的。在生产者和受众之间的交易过程中,完整和封闭的作品被消费者根据自己的经验转换成开放和琐碎的文本。一方面,是观众的参与性观看扩大了作品的文本体验,使其超越了最初消费的有限内容;另一方面,社交媒体组织的参与式观看反映了一个社会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相关的观众可以不断地讨论和解释。这时,观众不仅是消费者,也是意义的生产者和经销商。

换句话说,与传统的被动消费行为相比(Save As),今天的受众可以组织一个更稳定的社会结构和交流空间,因为它的交流方式更为便捷,这使得他们的消费行为更具生产性和创造性。

越来越多的媒体制作人已经意识到消费者的生产力和创造力。在海外戏剧《权力的游戏》第五季的结尾,主角雪诺被怀疑已经死亡。这部剧的出现很快引发了全球剧迷的讨论。观众在个人社交平台、电视节目、报纸杂志专栏、广播电台等媒体上对雪诺的生与死进行推理,并预测剧情走向,从而形成一场全民参与的跨媒体事件。因此,当雪诺在第六季电视剧中复活时,它不再仅仅是两部电视剧之间的情节过渡,而是包含了去年跨媒体粉丝狂欢的内容总和。

电视不再是媒体传播的终点。电视观众以互联网为向心力,围绕特定的主题或内容整合跨媒体叙事和零散的文本片段,形成一个远远超越电视剧文本的“超文本”。这是媒体生产者有效利用情节来煽动消费者参与和行动的结果。

如何避免新项目:中的“末端陷阱”?与全新的受众文化良性互动

然而,当《权力的游戏》在最后一季的口碑像悬崖一样下滑时(上一集的IMDb4.4得分为4.4),它表明我们仍然需要对这种参与式的“开放方法”保持清醒。《隐秘的角落》最大的争议也来自《尖峰时刻》最后一集。大多数观众的“过度解读”实际上是一个“大脑补充”,以填补上一集的逻辑漏洞;《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也遭遇了同样的“结局陷阱”,最后四集情节急转直下,来不及转移观众积累的叙事能量,最终导致了情节逻辑的断裂,人物的崩溃,甚至导致了剧迷与创作团队之间的“冷战”。

文本不断向观众开放以获得新的意义,但当它最终需要一个闭环,式的结局时,这种不稳定的结构将随时面临崩溃的风险。

除了《权力的游戏》结尾的悬崖般的坍塌,《迷雾》 《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这样的戏剧也以高开低走为代表。近年来,韩剧的“未完成”现象尤为突出。结局的习惯性“崩溃”也与美韩电视剧“边拍边播”的特殊制作模式——有关。与创作过程中较为封闭的“先拍后播”模式相比,这种模式在及时了解观众的观看状态和掌握观众心理变化方面更具优势,并且可以根据观众的反馈对创作结局做出不同的调整,因此“边拍边播”的创作更为开放。然而,它的有效性是基于传统的广播电视传播语境,强调生产、传播、接受和反馈的传播闭环。

然而,在网络传播环境中,这种传播过程已经转变为即时互动,这使得创作者和观众在电影播放的第一分钟就开始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因此,对于今天的创作者来说,积极调动观众的参与意识,通过“挖洞”来捕捉观众的注意力,从而人为地激发参与式观看的行动能力,是一种更有效的手段。

与相对封闭的闭环,完成的“先拍后播”相比,网络时代的“边拍边播”过于贴近观众,使得文本在创作中失去了安全的写作空间,进而在不断迎合观众互动欲望的过程中传递出创作的主动权。更值得注意的是,不断吸引观众的注意力也是对叙事结构稳定性的透支。或许正因为如此,更了解网络传播方式的流媒体公司网飞,才打破了美剧制作的传统,果断地采用了“先拍后播”的模式。

那些将观众视为冷冰冰数字的资本投机公式,在当今的工业现实中已不再奏效;而那些被故意抓获的人就像是推迟爆炸的炸弹,随时都会带来最后的“崩溃”。由此可见,无论是资本和流量导向下的“S级公式”,还是积极迎合观众的“边拍边播”模式,都无法真正赢得市场和观众的承诺。

因此,今天的文艺生产面临着一个全新的话题,而新的“开放模式”要求创作者找到与观众的最佳距离。一个开放、自足、稳定的文本结构和观众的积极参与是影视剧“爆炸”的前提;只有与全新的受众文化形成良性互动关系,才能保证文艺作品的生命力和文艺的生态可持续性。

(作者是上海师范大学影视传媒学院副教授)

本文是介绍[电视剧]这些观众正在改变电视剧的开播方式的所有内容,更多电视剧相关内容请关注收藏本站,谢谢!

(编辑:有道秀)